没找到想要的答案?直接拨 13699498464 或点击这里立即咨询

从没合同无证据到打赢讨薪官司
浏览:176发布时间2018/01/05来源:合同财产编辑部

  又到岁末年初,来看看律师说的讨薪正确打开方式。每到年底,“讨薪”是一些劳动者绕不开的话题。讨薪路上,他们困难重重、步步辛酸,想要拿回工资几乎是一场“硬仗”。讨薪难,到底难在哪儿?记者近日从各地法律援助中心了解到,劳动者没签订合同,维权过程中拿不出任何证据,不仅让劳动者陷入讨薪困境,也常常让法援律师们“无能为力”……

  层层转包谁来担责

  35名农民工讨薪陷困境

  “这下好了,工资发下来了,可以跟家里人好好过个年啦!”2017年12月26日,在象山县公共法律服务中心,35名农民工排队领取工资,难掩喜悦。

  讨薪的35人是象山县大目湾十里澜山景观工程的工人。该工程由北京某公司承接,后又将工程委托给张某并聘请张某做项目经理,而张某又委托给孙某,孙某把其中的园林绿化部分委托给俞某,俞某聘请了吴某负责施工,后吴某招了35名农民工干活。

  工程结束后,35人向吴某结算工资,吴某却说俞某未给他结算工程款,俞某又说孙某未给他结算工程款,孙某说自己正与承包方公司跟发包方公司因工程款问题打官司,没有钱支付工资。

  “皮球”踢了一环又一环,35人只能求助县公共法律服务中心。县公共法律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将他们引导至县劳动争议调委会,由调解员潘晓负责调解。

  受理案件后,潘晓联系了发包方公司和承包方公司。双方公司代表人对这批农民工的欠薪事实基本没有异议,但对这笔工资到底该由哪一方来发意见相左。

  “施工总承包企业将工程转包、违法分包,致使拖欠工资的,由施工总承包企业依法承担清偿责任。所以承包公司对支付民工工资是负有法律义务的。”潘晓依法对拖欠工资责任进行明确,让这场讨薪纠纷有了方向。

  最终,发包方与承包方达成调解协议:由承包方公司与农民工签订协议,支付35人共计18.6万元。但因承包方资金周转困难,暂时由发包方公司垫付。

  建筑行业里,工程层层转包往往是导致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重要原因。潘晓提醒说,建筑行业从业人员一定要提高法律意识,务必与单位签订劳动合同,上岗前要先了解用工单位的名称、地址和联系方式。当个人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时,要注意收集相关证据,例如拖欠劳务费的欠条、电话录音或证人证言等。

  超过法定退休年龄

  14名保洁员讨薪遇麻烦

  73岁的唐阿姨是嘉兴某保洁服务公司的员工。2016年底,保洁公司因为资金出现困难,老板跑路,拖欠了唐阿姨等21人的工资。了解情况后,嘉兴南湖区法律援助中心当即指派浙江中禾律师事务所律师许小清担任21人的代理人。

  办理委托手续后,许小清发现,21人均未与保洁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只有1份由当地乡镇劳动监察中队盖章的考勤表,但没有公司负责人签名。更糟糕的是,唐阿姨等14人均已超过法定退休年龄,与公司建立的是雇佣关系,劳动仲裁委员会不予受理,只能以追索劳务报酬为由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但由于证据不足,该案在立案阶段就遇到了问题。

  为了帮助14名“超龄”工人顺利讨回工资,许小清主动联系欠薪企业,数次电话沟通,4次当面取证、调查,反复确认工人名单、工价、工作时间、未发工资金额等。最终,14人的劳务报酬终于得到确认。嘉兴南湖区人民法院受理了唐阿姨等14人的劳务合同纠纷。在法官和律师的调解下,唐阿姨等人最终拿回工资。

  许小清坦言,一般没有签订合同,最常用的办法是调取社保清单,可是唐阿姨等人已经超过退休年龄,没有社保清单,这无疑增加了维权难度。她提醒广大劳动者,不管年龄多大,一定要签订合同,如果没有签,要尽量要求通过银行转账的形式支付工资,并在工作过程中留个心眼,固定下可以证明存在劳动或者劳务关系的证据材料,如工作牌、工作服、出入证、视频照片等。

  没有合同没有证据

财产纠纷,拖欠公司

  90后务工者维权路艰辛

  90后的小谢是台州一家摩托车公司的员工。因为公司经营出现问题,小谢走上了讨薪路。

  2017年上半年,小谢和工友们来到台州市法律援助中心求助。在法援律师的帮助下,工友们的案子有的申请仲裁,有的向法院提起诉讼。可是,小谢却遇上了难题:没有合同、没有社保、没有工资单……

  面对“一无所有”的小谢,被指派受理案件的浙江利群律师事务所律师江湾也犯了难。在一番协商后,江湾最先选择了调解的方式解决这场纠纷。当天,公司负责人仅同意支付一部分工资,小谢也顺利收到了公司支付的1000元微信转账。

  “我们就是通过这笔转账记录,以及小谢工友和车间主任的证明,才最终取得了证据。”可是,这笔工资款并不是由公司账户或公司负责人账户转入的。为了证明小谢与公司的劳动关系,江湾又通过社保证实了该名转账员工为公司员工,加上其他证据材料,这才形成了一个完整的证据链。最终,小谢的申请得到了仲裁机构的支持。

  无独有偶。德清县禹越司法所的法律援助站前不久也受理了一起讨薪案件。受援人是6名老人,同为禹越镇一家医用材料公司的劳务工。因为没有任何证据,甚至连工时、工资数额都说不清,6名老人在维权时遇上了难题。幸好,在当地司法所所长张萍和法援律师卫海燕的帮助下,公司负责人主动承认了这笔工资款,并与6名老人达成调解协议。

  没有证据意识,这是很多讨薪者的“通病”。卫海燕提醒,劳动者一定要有证据意识,银行转账流水、微信和支付宝的转账记录都有可能成为证据。如果事后补救,可以通过工资欠条、电话录音、微信、短信等形式获得证据。

律师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