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找到想要的答案?直接拨 13699498464 或点击这里立即咨询

未领结婚证 上海泰仁范银龙律师帮当事人追回全
浏览:159发布时间2019/10/22来源:未知

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沪0120民初7769号
原告:胡某,男,1982年1月31日生,汉族,住上海市浦东新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范银龙,四川泰仁(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周某,女,1986年8月10日生,汉族,住上海市奉贤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生德,男,住同被告周某。
原告胡某与被告周某婚约财产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4月2日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9年5月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胡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范银龙、被告周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周生德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返还原告彩礼人民币70,000元(以下币种同)。事实与理由:原、被告于2016年7月经媒人介绍认识,相互了解、熟悉后恋爱,期间双方相处良好。后原告将58,000元彩礼交与媒人,由媒人送由被告,被告收下50,000元。双方在商量举办婚礼事宜前,被告以结婚购买首饰、衣物为由向原告索要20,000元,嗣后被告亦全额收取。2016年11月19日,原、被告办理婚礼仪式,但被告拒绝进行结婚登记。2018年3月,被告返回娘家,此后便不再与原告共同生活。2018年11月,经原、被告所在村调委会调解,双方同意结束同居关系,但对返还彩礼未达成一致意见,原告遂诉讼来院请求依法判决。
被告周某辩称,确实收到彩礼70,000元,但不同意返还。事实与原告陈述的不符,原告给付被告70,000元彩礼,让买金器、服装等。原、被告相处不和,所以分开。原告脾气不好,被告怕原告。
经审理查明,2016年7月,原、被告经媒人介绍认识,相互了解、熟悉后恋爱,期间双方相处良好。后原告分两次给被告彩礼计70,000元。2016年11月19日,原、被告办理婚礼仪式,但被告拒绝进行结婚登记,至今也未办理相关结婚登记手续。2018年3月,被告返回娘家,此后便不再与原告共同生活。双方未生育子女。2018年11月,经原、被告所在村调委会调解,双方同意结束同居关系,但对返还彩礼未达成一致意见。致涉讼。
以上事实,由当事人的陈述、2018年11月,由四墩村调委会、农展村调委会相关人员出具的《事实陈述》一份、四墩村村委会出具的证明一份、庭审笔录、原、被告身份证复印件等证据佐证,经庭审质证,本院予以认定,作为本案定案依据。
本院认为,基于风俗习惯,为了最终缔结婚姻关系,而由缔结婚姻一方对另一方的财产给付,俗称彩礼;男女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依照相关司法解释,当事人有权要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现原、被告并未缔结婚姻关系,原告要求被告返还给付的彩礼,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周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返还原告胡某彩礼70,0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550元,减半收取计775元,由被告周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江敏超
二〇一九年六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刘雪松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
第八条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不得违反法律,不得违背公序良俗。
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
第十条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
(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
(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
适用前款第(二)、(三)项的规定,应当以双方离婚为条件。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律师推荐